y8ga p93f 42w6 fjzj fb1v jvrf yil4 6eu4 1xrh 5vm2
    “请问有位叫薛彩衣的女士在府上做事吗?”那边宁慕儿情急的问道,身为女儿,现在到了许家她怎能不着急。【全文字阅读..】

    那家将惊异的眼神看了眼宁慕儿,“你找薛姑娘?”

    “对对,是薛姑娘,她叫薛彩衣。”宁慕儿赶忙道,当然她也知道对方所谓的姑娘只是个尊称,来了这段时间她对丰原大陆的人情也了解了些,对单身的轻轻女性一般都是叫姑娘,因为很多时候你无法从容貌揣摩对方的年龄,一旦叫错了那就有性命之忧,哪怕对方年龄大了些,你也不能随便叫夫人或妇人,但是叫姑娘总没错的,即使是妇人,你叫姑娘她也不会责怪,反而会高兴,谁不喜欢年轻呢。

    何况薛彩衣自从用了灵丹妙药,浸泡过无痕水,已生的风韵靓丽,从外表看很是端庄迷人,在宁慕儿看来母亲毕竟是单身来此,被人叫姑娘也正常。

    另一名家将却是悄悄拉了下那说话家将的衣角,那家将赶忙改口,“抱歉,我们许府人丁众多,我也并不知情,容我去禀告老爷一声。”

    两人转身往回跑,砰的一声府门关闭,人家不理他们了。

    终归是有求于人,几人也不好太过放肆,只好在外面等一会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,府门才再次被打开,刚才那名家将探出头道:“抱歉几位,我们家老爷说了,许府没有叫薛彩衣的,你们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那家将说完就关闭了府门。

    “嗳!”杨南还想说什么,府门已经关闭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薛姨真的没在这里?”杨南微微皱眉,旁边宁慕儿脸蛋上也闪现了愁绪,如果母亲真的不在这里怎么办?失去了这条线索,丰原大陆之大,去哪里找她?
    “夫君!”旁边姬瑶走过来道:“刚才那家将看表情明明是见过薛姨的,后来却偏偏说不在府上,还说是他们老爷说的,夫君不觉得可疑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若真的不在府上,为什么还要请示他们老爷之后才说不在,这明显就是欲盖弥彰,是按他们老爷的命令行事,我觉得薛阿姨就在他们府上。”梦婷等人也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正所谓当局者迷,经大家一说,宁慕儿也反应过来,她本就机敏聪明,前后对照,立即意识到那家将在说谎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母亲就在他们府上,那两个人撒谎,我们怎么办?”宁慕儿斩钉截铁的说道,满脸期盼的看着杨南,等着他给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杨南岂能不知道那俩家将在撒谎?但是在就是在,不在就是不在,他堂堂许家也是有灵台境强者的势力,有必要撒谎吗?可是许家家主偏要派人说不在,这是为什么?难怪出了什么变故,再或者说因为什么原因薛彩衣已经离开了许家不成?

    但是没有确认他们又怎么能甘心呢,几个人下意识地沿着许府外围走,想找人再了解下许府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是许家明显势力不小,高墙大院,府宅深厚,墙上还有禁制保护,周围鲜有闲人敢靠近者,即使碰到人也不了解许家的情况,更没人知道是否有个叫薛彩衣的女子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